搜索 解放軍報

伊朗舉行首次大規模無人機軍演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薛閆興 浦振興 姚小鍇責任編輯:伍行健
2021-01-15 00:39
 

據伊朗法爾斯通訊社報道,1月5日至6日,伊朗軍隊在北部塞姆南省展開了首次大規模無人機軍事演習。來自伊朗陸、海、空和防空部隊等多軍兵種的數百架無人機聯合演練了戰鬥、監視、偵察和電子作戰等多個課目。在美國對伊朗持續軍事施壓的敏感時刻,又恰逢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遭美國無人機暗殺一週年之際,伊朗進行如此大規模無人機軍演,傳遞出多重信號。

實戰演練,展現非對稱打擊能力

為期兩天的演習中,各軍兵種圍繞在實戰條件下實施無人機聯合作戰行動課題,演練了包括無人機發射空空導彈攔截並摧毀空中目標、使用炸彈和精確制導導彈點對點摧毀地面目標以及使用遠程無人機摧毀預定目標等多項內容。通過此次演習,伊朗展示了其先進的無人機技術,演練了相關的無人機戰法,檢驗了實戰條件下的無人機(羣)作戰能力。

其中伊朗國產的“卡拉爾-12”無人機十分搶眼,不僅成功發射伊朗國產“阿扎拉克什”空對空導彈完成攔截行動,摧毀了模擬來襲目標,還精準投放了500磅MK82炸彈,成功摧毀水面目標以及“敵”防禦陣地和工事。

在演習的第二天,伊朗國產“弗特羅斯”遠程戰鬥無人機自主奔襲1400千米,成功摧毀了預定目標。據悉,該無人機航程可達2000千米,並能連續滯空30小時保持攻擊狀態。

另外,此次演習中,伊朗軍方還演練了使用人工智能的無人機集體飛行和無人機發動“蜂羣戰術”攻擊等課目。此前,伊朗軍事專家就曾設想提出,伊朗一旦與美國爆發衝突,可以出動大批無人機和快艇,通過“蜂羣戰術”“羣狼戰術”對美軍航母戰鬥羣發起立體式飽和攻擊,以這種非對稱打擊方式將美軍航母“送進海底”。

全譜亮相,迴應美國多年制裁

此次軍演中,展現出的無人機型號全、數量多、用途廣,種類涵蓋遠中近程,功能涉及偵察監視、通信中繼、電子戰、火力打擊等各種作戰用途,且大部分機型均是首次亮相,充分展現了伊朗軍隊無人機技術的成熟和無人機作戰能力的強大。本次軍演新聞發言人馬哈茂德·穆薩維表示:“伊朗已成為無人機強大的國家之一。”

其實,伊朗在無人機領域的崛起,很大程度上還要“歸功”於美國。一方面,美國持續不斷的制裁,致使伊朗的武器裝備發展一直較為緩慢。伊朗深知與美國實力的巨大差距,近年來持續加大對無人機先進機型的研製,提升實施非對稱打擊能力。

另一方面,美國多次“無私奉獻”更是發揮了巨大作用。伊朗及其盟友曾有多次捕獲和擊落美軍無人機的經歷。2011年,伊朗軍方宣佈成功捕獲了美軍1架RQ-170“哨兵”隱身無人偵察機;2017年10月,美軍的一架MQ-9“死神”無人機在也門薩那北部地區被胡塞武裝使用導彈擊落;2019年6月,伊朗方面又打掉了美軍一架RQ-4“全球鷹”無人機。外界普遍認為,伊朗國產無人機身上大多都有美式無人機的影子,其無人機研製很可能是通過拆卸方式借鑑了相關技術,才獲得突破的。

宣示立場,緩解國內輿論壓力

美國近來動作頻頻,持續對伊朗施壓。2020年12月10日,美國2架B-52轟炸機在伊朗領空附近空域飛行2個小時;12月21日,美海軍“佐治亞”號核潛艇和2艘巡洋艦穿過霍爾木茲海峽進入波斯灣;12月30日,美空軍2架可攜帶核武器的B-52轟炸機飛往中東地區。

1月3日,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衞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遇襲身亡一週年紀念日。當天,美國突然宣佈原本要返回美國本土的“尼米茲”號航母編隊滯留中東海域,並持續向中東地區增派軍事力量。連續的挑釁激起了伊朗民眾的強烈不滿。

1月1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衞隊司令薩拉米在參加蘇萊曼尼遇難一週年紀念活動上表示,伊朗已做好捍衞國家獨立、維護國家重大利益的準備。伊朗舉行大規模無人機軍演,一方面,自然有向蘇萊曼尼表達告慰之意,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展示對美國強硬立場,宣泄國內民眾不斷高漲的反美情緒、緩解國內輿論壓力。

以攻為守,提升對美談判籌碼

伊朗舉行此次大規模無人機軍演,更深層的意義在於對美國及其盟國發出強烈警告,伊朗已經做好充分準備,以應對任何針對伊朗國防安全和國家利益的威脅。但這種動作,很大程度上是以攻為守,以期實現美伊關係緩和。

伊朗軍隊高官穆罕默德·侯賽因在演習之初就表示,伊朗舉行演習意在表明,伊朗有能力在無需外國勢力存在或干涉的情況下保證地區的和平與安全。軍演向美軍傳遞出警告信息,伊朗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無人機(羣),對部署在波斯灣的美海軍艦隊實現第一時間發現、第一時間跟蹤、第一時間定位、第一時間打擊,告誡美軍切勿輕舉妄動。

由於美國多年來的制裁加重,伊朗國內經濟下滑,總體國力也不足以同美國抗衡。因此,在分析人士看來,無論是此次無人機軍演,還是伊朗扣押韓國船隻、重啓核活動,看似強硬的背後,還是想提高同美國談判的籌碼。畢竟,美國當選總統拜登作為伊核協議的主要操盤手,此前曾表示已經準備好重返伊核協議,並結束特朗普政府對伊朗的制裁。伊朗在美國總統權力交接前的這些動作,與其説是在謀求同美國的直接對抗,不如説是表達對美國現政府的不滿,其最希望看到的,還是拜登政府上台後美伊關係實現緩和。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