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解放軍報

戰士需要這樣的歌!為你講述《游擊隊歌》背後的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錢均鵬 姜瑞超責任編輯:於雅倩
2021-01-15 19:37

《游擊隊歌》——

戰士需要這樣的歌

■錢均鵬 姜瑞超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國主義悍然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國人民奮起抵抗,吹響了全民族抗戰的號角。在高高的山崗,在茂密的青紗帳,在彎曲的地道,在縱橫的江河湖網,到處都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武裝力量深入敵後開展游擊戰爭。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一首反映游擊戰的歌——《游擊隊歌》誕生了,很快便得到了戰士們的喜愛。八路軍總司令朱德説“戰士需要這樣的歌”,並將這首歌的歌詞親手抄寫在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上,有空時就拿出來唱。

誕生在抗日前線的戰歌

在全民族抗戰救國的高潮中,文藝工作者也紛紛組成宣傳隊,奔赴前線宣傳抗戰。1937年冬,山西臨汾八路軍駐晉辦事處迎來了前來慰問演出的賀綠汀、塞克、崔嵬、歐陽山尊、劉白羽等文藝工作者。此時,在華北戰場上,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正深入敵後山區,獨立自主地開展游擊戰爭,着手創建敵後抗日根據地。毛主席將此比喻為圍棋中的做“眼”,他説:“我們已採取‘山雀滿天飛’的辦法,撒出了大批幹部,到華北敵後組織羣眾開展游擊戰爭。我們的主力部隊到華北,要像下圍棋一樣做幾個‘眼’,‘眼’要做得活,做得好,以便和敵人長期作戰。”

八路軍駐晉辦事處主任彭雪楓親自接待了這些文藝工作者。在這裏,文藝工作者與八路軍指戰員近距離接觸,聆聽了朱德、任弼時、賀龍等作的報告,認識到要徹底打敗日本侵略者,不僅要靠正規戰,也要靠運動戰、游擊戰。看着八路軍將士一批批開赴敵後作戰,文藝工作者們熱血沸騰,覺得應該創作一支新歌,為將士們壯行,便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起歌詞來。在此基礎上,作曲家賀綠汀挑燈奮戰,很快完成了歌詞定稿和譜曲的任務。

在八路軍學兵大隊的學員們出早操時,賀綠汀激情滿懷地給學員們教唱起《游擊隊歌》來。這首進行曲風格的歌,一改進行曲慣用的雄偉、豪邁的曲調,採用的是輕快、活潑的風格,易學上口,學員們很快就學會了。歌中唱的“我們都是神槍手,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我們都是飛行軍,哪怕那山高水又深”,用音樂生動刻畫出游擊隊員機智靈活、勇敢頑強的形象。與敵人相比,八路軍在生活條件和武器裝備上十分匱乏,但戰士們毫不退縮,積極面對。歌中唱的“沒有吃沒有穿,自有那敵人送上前,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展現出游擊隊員英勇無畏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在中華民族處於生死存亡之際,歌中唱的“我們生長在這裏,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們自己的,無論誰要強佔去,我們就和他拼到底”,極大地鼓舞了中華兒女不畏強敵、抗戰到底的堅定決心。

敵後游擊戰爭是極其艱苦和需要長期堅持的,游擊隊員們不畏艱難、以苦為樂的精神風貌令人敬佩。為表達敬意,賀綠汀將這首洋溢着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的作品,取名為《游擊隊歌》,獻給英勇可敬的全體八路軍將士。

唱會了這首歌就出發

1938年1月,八路軍高級幹部會議在山西洪洞高莊召開,討論堅持華北抗戰的方針。會議期間,賀綠汀指揮演劇隊的全體隊員為參會代表演唱了這首《游擊隊歌》。當時缺少樂器,就由歐陽山尊吹着口哨當伴奏。賀綠汀感覺,用口哨伴奏比用其他樂器伴奏似乎更有味道,就像游擊隊員吹着輕快的口哨從山上下來一樣。

演出剛一結束,朱德總司令就走上前來緊握着賀綠汀的手,讚揚這首歌“寫得好”。與會的劉伯承、賀龍、任弼時等高級將領也對這首歌非常認可,認為歌曲生動地反映了八路軍的游擊戰法,部隊正需要這樣的歌,要求演劇隊抓緊時間到部隊教唱這首歌。隨後,賀綠汀和演劇隊隊員就一個連隊一個連隊地教唱。戰士們特別喜歡這首歌,有的部隊還專門派人騎着馬跑幾十里路來抄譜子。戰士們拿到譜子後愛不釋手,隨時隨地都能唱起來。

在平型關戰役中打了勝仗的685團,正在休整。團長楊得志即將率領部隊再次開往前線,他熱切地邀請賀綠汀到他們部隊去教唱《游擊隊歌》,並對指戰員們説:“大家唱會了這首歌就出發。”

部隊出發那天,下起了紛紛揚揚的大雪。賀綠汀和演劇隊的隊員們站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高唱《游擊隊歌》歡送將士們。將士們跟着一起放聲高唱,邁着鏗鏘步伐,踏着皚皚白雪,義無反顧地開赴新的敵後戰場。

隨着各部隊深入敵後發動游擊戰,《游擊隊歌》也從汾河兩岸,傳唱到敵後各抗日戰場。國際主義戰士白求恩大夫來到抗日模範邊區晉察冀支援中國人民抗戰,聽到這首歌后,非常喜歡,很快就學會了,常常在行軍途中唱起這首歌。

“人民批准的作品”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民堅持敵後抗戰,創造性地開展了形式多樣的游擊戰爭。運用游擊戰、破襲戰、地道戰、地雷戰、麻雀戰等多種戰法,形成人自為戰、村自為戰,無處不戰、無時不戰的戰場態勢,靈活機動地與敵人周旋,極大地牽制、消耗了敵人實力,壯大了自己,把敵人陷入到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中。通過積小勝為大勝,在持久戰中逐漸改變敵我力量對比,不放鬆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最終向敵人發起反攻,從而達到了戰勝敵人的目的。

毛澤東在《抗日遊擊戰爭的戰略問題》中指出,在中國大而弱、日本小而強的情況下,敵人可以佔地甚廣,卻在佔領區留下了很多空虛的地方,“就是説有共產黨領導的堅強的軍隊和廣大的人民羣眾存在,因此抗日遊擊戰爭就不是小規模的,而是大規模的;於是戰略防禦和戰略進攻等等一全套的東西都發生了”“中國抗日的游擊戰爭,就從戰術範圍跑了出來向戰略敲門”。正是在這樣的戰略思想指導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在敵後廣泛開展游擊戰爭。

毛澤東重視游擊戰,也非常喜歡《游擊隊歌》。他在對抗大學員講話時説:“這樣學好了,你們都要去帶游擊隊,到八路軍中去,到全國各地去,到敵人佔領的後方山西、北平、上海去。現在有許多地方,已經有了游擊隊,將來你們每個人都要去組織游擊隊。”1943年,賀綠汀隨身攜帶《游擊隊歌》原稿到達革命聖地延安,被分配到魯迅藝術文學院當教師。在王家坪八路軍總部禮堂舉行的文藝晚會上,毛澤東親切接見賀綠汀時説:“你的《游擊隊歌》寫得很好啊,你為人民做了好事,人民是不會忘記你的。”

真正的經典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這首鼓舞無數中國人的《游擊隊歌》,一直被人們廣為傳唱。新中國成立後,這首歌成為我軍歌詠活動中的重要曲目。周恩來非常欣賞這首歌,力主將它收進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中,他説:“這首歌洋溢着革命樂觀主義情緒,好聽,羣眾愛唱,當時對動員學生參加革命起了很好的作用,是人民批准的作品。有的時候需要雄壯的東西,有的時候也需要輕鬆的東西,有統一也要有變化,革命是廣闊的,革命的感情也應該是豐富的。”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